不是百度,不是谷歌
2018-09-07 栏目:行业新闻 查看()
原标题:不是百度,不是谷歌
4月9日, 一飞智控(天津)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一飞)宣布完成近亿元“A+”轮融资, 本次融资由中航信托控股有限公司领投。
 
此前, 一飞已得到国内数家知名资本的投资看好, 此次得到中航资本战略融资, 不仅标志着一飞正式晋升至国家队行列, 也是国家层面首次参与、投资无人机领域的大事件, 行业将被重新定义洗牌。
 
一飞核心团队自2004年起在中科院进行核心技术的积累, 在国内率先提出为无人机造“大脑”的概念。在成就了多个国内商用无人机的首次应用后, 于2015年在天津开发区正式挂牌成立。
 
成立不到3年, 中航工业就主动站台做背书, 一飞背后的商业逻辑是什?搭上超光速顺风车后, 企业又将下一战场选择何方?
 
消费级存量市场一片红海, 马太效应明显
 
按照应用领域, 无人机可分为军用、商用和民用消费级三类。大疆的最先爆发, 拉开了消费级市场厮杀的序幕。
 
有两件“小”事能够管中窥豹:一是多家TMT巨头企业开始涉足无人机业务, 比如高通、Intel、百度、小米、腾讯等企业都在近年投资或自身成立无人机研发中心;二是互联网精英、行业体制内团队离职创业, 比如前联想高管陈文晖创办了飞马, 前中科院出身的80后博导齐俊桐也在2015年正式跳出体制, 成立一飞。
 
下海创业者纷纷, 但需要他们警惕的是, 存量市场才是决定企业当下生存空间的重要指向标。随着消费级市场出现巨头垄断, 创业企业首先要解决事关生死的头等大事——融资。
 
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最新统计, 2017年1-8月, 我国无人机行业融资企业共有16家共计17次, 累计获得融资约5.2亿元, 其中有8家公司并非第一次获得融资。
 
换句话说, 初创团队已经不再被资本方青睐, “一个好听的故事+一个炫酷的PPT+一个背景不错的团队”就能融到大把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 
事实上, 不仅初创企业很难融到资, 一些老牌企业也未能摆脱缺钱的黑洞。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, 两家知名企业接连爆出百余人规模的裁员, 让业界一片哗然。
 
从2015年至今, 资本力量对无人机创业项目全面收紧钱袋, 消费级无人机已迎来资本和市场双重寒冬的压力。
 
投资及行业专家普遍认为, 继消费级市场被过度消费后, 挤掉泡沫的市场增速已逐渐放慢, 将长期呈现马太效应。
 
商业级增量市场持续加速, 催生行业独角兽
 
3月14日, 中国民航局飞标司副司长朱涛在北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披露, 无人机正从传统的航空领域向社会各领域延伸, 正从娱乐飞行设备逐渐转化为一种涉及各行业的新形态生产工具。
 
从玩具, 到工具, 虽然一字之差, 但市场前景几乎“一半海水, 一半火焰”。与消费级市场不同, 商业级产业链非常长。从企业分工角度来看, 里面包括飞控系统、整机供应商、电调开发、大数据方案开发商等;从应用领域来说, 又囊括农业植保、电力巡检、物流配送等, 很多细分的领域市场前景就超过百亿元。
 
以农业市场为例, 全国植保无人机装机量达到近10000架, 但我国农用飞机拥有量仅占世界农用飞机总数的0.13%左右;农业航空作业面积占耕地面积的1.70%, 市场规模达到千亿元级别。
 
一飞创始人齐俊桐坦言, 虽然植保行业看上去很美, 但无人机市场还有明显的木桶效应, “最短的一个木板决定了行业的整体水平。”
 
以电池续航为例, 电动多旋翼无人机一般只有十五分钟左右的飞行时间, 如果用在植保上, 还要携带重量不小的药剂和电池, 实际飞到十分钟已经算是合格水平。
 
地形的自动探测与匹配, 障碍物的自动检测与分类, 喷洒路径的实时重规划, 厘米级精度的定位与控制, 种种技术壁垒, 导致了行业内众多企业只能聚集在产业链下游, 依靠购买零件、攒机器夹缝生存, 入局和出局现象几乎每天都在上演。只有为数不多能够研发、生产飞控系统、电调等核心硬件、处于产业链上游的企业才有发展壮大的可能。
 
“不差钱”的一飞显然处于后者。从2004年就开始, 一飞核心团队便在国内开始研发无人机, 并被机器人领域世界权威期刊《Journal of Field Robotics》评为“中国唯一、全球十大最有影响力的飞行机器人研发及应用团队”。2015年, 一飞正式挂牌成立, 齐俊桐选择将飞控大脑作为切入点。在植保领域站稳脚跟后, 企业开始在商业无人机上下游链条全力布局。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扫二维码与项目经理沟通

我们在微信上24小时期待你的声音

解答本文疑问/技术咨询/运营咨询/技术建议/互联网交流

郑重申明:AB模版网工作室以外的任何单位或个人,不得使用该案例作为工作成功展示!